首页  »  不伦恋情  »  张姨

张姨

时间:2020-10-24 发布:欧美性黑人极品hd_欧美黑人videoof巨大_黑人巨大两根一起挤进_poronovideos黑人极品_欧美黑人巨大videos精品
提醒: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

半年过去后,我对她们的兴趣逐渐没那么浓烈了,总是憋了个把礼拜想洩火了,就找她们其中一个弄一弄,当然还是找母亲的时候多,方便嘛

  虽然每个人的口味基本固定,但也难免偶尔会想换换感觉,我也不例外。我苦苦物色了好一段日子,始终都没有找到新对象,却在无意间等到了一次尝鲜的机会。

 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,母亲回娘家了,父亲照常出外打麻将,家里只有我一个人。我正在睡午觉时,黄婶带着一个中年妇人到了我家,说是来找我妈的,她碰巧遇上就带过来,当时我一见到那妇人便觉眼前一亮。

  她的年龄看来应该跟母亲差不多,体态也相近,都是奶子大屁股肥的。一身穿着打扮却比母亲要强许多,上衣是无袖素色小褂子,领子开口很低,白色的奶罩边缘时而可见,深凹的乳沟尽露在外。下身穿了条紧身裤,把肥圆的大屁股勒得紧绷绷,里面三角裤的印痕凸显无遗,整个臀部看着无比引人遐想。

  我招呼她们坐下后,黄婶说有事便先走了。妇人就做了自我介绍,原来她叫张秋荷,是母亲的工友老姐妹,跟母亲关系特别要好。

  我曾经好几次听母亲念叨过她,说她年轻时还是厂里一支花呢,可惜红颜薄命,原配老公死得早,先后又嫁了两个男人却又都离了婚。

  听完介绍我就热情地说:「哎哟您就是张姨啊,您看起来比我妈年轻多了!

  我妈在家老念叨您人特别好,还说哪天见了面让我认您做干妈呢。」这最后一句是我临时想出来的,自然是为了拉近跟她的距离。

  果然张姨一听高兴得呵呵笑了,说以前我来过几回你们家你都不在,说是在外地上学,但我见过你的照片。现在看起来你变了不少呐……还这么会说话,阿姨真要有个你这样的儿子就有福气喽。接着才问我母亲上哪儿去了。

  我告诉她母亲回娘家两天了,走前说好明天要回来,要不我去个电话催她吧。

  张姨就说不用了,这回阿姨要在你们家住上几天呢。

  我一听她要住下来便开始浮想联篇,连忙殷勤地给她又是倒茶又拿拖鞋什么的,把她招待得周到十分。

  闲聊中张姨告诉了我她现在的情况,原来她只有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女儿嫁到外省了。她跟母亲同年退休后就到女儿家生活,可那边又没有几个熟识的朋友,所以这次乘女儿女婿出去旅游的机会,她也自己回来找老姐妹叙叙旧。

  我一边陪着她聊天,一边费尽脑汁地想着怎样才能尽快把她弄到床上……经过再三琢磨,我觉得她死了老公后还改嫁两次,一定是个耐不住寂寞的女人,如今身边没有男人,她必定也渴望安慰的,这一点从母亲身上都想得到,这些年纪的妇仍旧有旺盛的性需要。

  可是我面临的问题依旧多多,首先是时间仓促,明天母亲一回来恐怕就没机会了。其次对张姨的脾气品行还不瞭解,不知该从何处又如何着手。

  漫长的下午过去了,天渐渐暗了下来。我想请张姨到外面饭馆吃晚饭,她却坚持就在家里简单做一些就可以,最终我只好听她的。

  张姨厨艺真是不错,几道家常菜做得非常好吃,我边吃边赞叹不停,把她夸得一直笑眯眯的。

  灯光照射下,张姨眼角的鱼尾纹看起来明显比白天浅一些,一双丹凤眼妩媚动人,显得更年轻不少,感觉如同三十多岁的少妇了。

  吃了晚饭我们一起看电视到十点过,父亲还没有回来。看到张姨哈欠连连,我脑子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好主意。

  我谎说父亲上个月刚查出得了肺结核,容易传染人,母亲怕被传染都没跟他睡一起了。由于家里只有两个房间,母亲最近都是跟我睡的。

  张姨面露难色说:「那今晚怎么办呀。」

  我装模作样地挠挠头,想了一会儿说我爸以前经常通宵打麻将的,查出病后我妈就不让他熬夜了。可这两天妈不在家没管他,他都打到天亮才回来睡,估计今晚也不会回来了。要不您先睡我房里,我睡我爸里面,万一我爸要是回来了,我再跟您睡吧。您也别见外,我已经把您当妈一样看待了呢。

  张姨听完似乎觉得很有道理,连忙点头说:「好好好,给你添麻烦来了。」其实我爸通常打麻将最晚到了十二点就回来,极少极少通宵。这番安排下来,我心里那滋味真是说不出的美。

  很快我就领着张姨到我房里睡下了,随后和衣躺在父母床上静静等待着。

  等待父亲的归来……

  临近夜里十二点了,父亲仍然没有回家,我等得心急如焚却无可奈何,心想不会这么巧他今天要通宵吧,那自己真是倒霉透顶了。

  好在十二点过三分钟的时候,外面穿来了开门的声响,父亲回来了。我迅速翻身下地冲了出去,先进了卫生间。

  等到父亲进房躺下了,我轻轻来到自己房门前,站在那里脱去外套,仅穿一条内裤进了房间。

  我没有开灯,黑暗中张姨发出细细均匀的呼吸声,她一定很累了。

  我摸索着上了床,轻轻躺在了张姨身旁。我平常一个人睡,所以床铺也不大,两个人躺着便挨得挺紧了。一股熟悉的女人体味冲鼻而入,像极了母亲的,却要淡一些。我暗想大概成熟妇人的体味大多如此吧,闻着感觉很温暖。

  躺下后我安静了几分钟,确定张姨没有被我吵到后,我把手慢慢往张姨的臀部伸了过去……轻轻摸了一把……

  张姨穿着睡衣,料子很薄也软,因为我明显摸到了里面三角裤的边缘,它仅仅包住了臀瓣的小半部分。

  我缓了几秒钟见张姨没任何反应,放心地再次抚摩起来,这一次我把她整个肥臀都摸了一遍,觉得比母亲的还要圆润些,大小相差不大。还没摸完张姨整个肥臀,我下身的肉棒已经急剧膨胀起来,不安分地抖动着。

  这时张姨突然翻了个身,由原先背对我侧卧着,变成了仰面平躺的睡姿。

  我毫不迟疑地把手放到了她的两腿之间,贴住了阴部做细緻的摸索。虽然隔着两层薄部,她的阴户模样也被我摸出了大概。

  整个阴户高高隆起,像出笼不久的小馒头,摸着还有些热乎。摸几把下来我便挪开了手,往上游走到了她的胸部停住了,她没有戴着奶罩,软暖的奶子被我一碰颤了颤……

  张姨身材肥腴,要想偷偷脱光她的裤子需要使不小的劲,那样肯定会把她惊醒。我气急交加,呆呆闷躺了好阵子依旧无计可施。

 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,我开始感到了尿胀,就起来去了趟厕所。

  回到房间后,我狂躁地围着床沿打转,无意间看到了床头柜上白色的奶罩。

  我快步走近前,如获至宝地拿起来一把蒙在脸上……同时间我听到“彭”地一声脆响,像是玻璃瓶落地碎裂的声音。

  我不禁纳闷了,房间里从来没有玻璃的。于是我打开了床头灯,捡起一块贴着纸签的碎瓶片,一看纸上居然写有“安定片”几个字,我的心跳彭彭加速起来……

  接下来我又看到了床头柜上还有一小瓶纯净水,明白无误地这些安眠药都是张姨的。我实习单位里有个大姐老失眠也吃安眠药,她说过好些自己吃了药睡过头的笑话。估计张姨也有那毛病,天意宠我啊,而天意不可违呐……我顾不上关灯就上了床,摇了摇张姨的身体叫唤道:「张姨,您醒醒。」她居然没有一丝反应。

  我这才放心地开始扳动她的身体,一件件脱光她身上的衣物。昏暗的床头灯光下,张姨的身体显得异样白嫩,我轻柔地爱抚起来,没有遗漏一寸肌肤,接着又从脚到脸舔吻了她一遍……

  张姨依然熟睡正酣,毫无觉察到身上的异样。第一次迷姦女人感觉很是新鲜刺激,稍感遗憾的是少了配合总觉气氛不够淫靡,而且她的阴户始终不够湿润。

  我只好凑过嘴把她的阴户舔了又舔,直到肉缝处变得湿滑滑了,我才握着肉棒插入缝里……

  张姨的肉穴比母亲还要松一些,显然那里应该经常有肉棒光顾,要不然她守寡多年若没人弄应该不会这么宽松的。

  我低吼一声,「操死你这个老淫妇!」然后抱着她的两条大腿,狠狠地操弄起来……

  约摸弄了二三十分钟后我就射了……这次差不多有十多天没碰女人,射入张姨阴户里的精液量足质优,浓稠无比。射完精我就把肉棒拔了出来,我的精液溷合着张姨的淫水,从那微微裂开的肉穴里便慢慢流了出来,滴落到床单上。

  亢奋消褪了,我低下头重重亲了张姨两口,而后躺下睡去……次日清晨,睡梦中的我被张姨的尖叫声吵醒过来,眯开眼就看到她一脸的慌张和怒气。

  她看我醒来张口就骂,「你…你这小畜生……怎么能这样造孽。」我早有防备,急忙揉揉眼睛翻身坐起,紧接着装出惊恐的模样,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  「…怎…怎么…是您啊…张姨…」

  张姨更加生气地说。

  「别装了……那你以为是谁啊?你又没媳妇。」我极力装得更惊慌地说。

  「我…还以为…以为…是我妈…对不起啊……张…张姨…」这话一出口,张姨立刻呆住了。

  「什么?……难道你跟你妈…做这种事…不可能…不可能。」

  我就这样轻松地让张姨转移了注意力,暂时忘记了自己被我迷姦的好事。随后我把早已在心里编造好的,跟母亲苟合的经过告诉了她。

  在我编造的故事中,是我醉酒后进错房间,睡在母亲床上,接着母亲误把我当作父亲逗弄求欢,结果酿成母子淫乱的丑事。

  张姨听得入神,我刚说完她就接着问了:

  「那你们娘俩第一次做了之后就该知错了,怎么听你刚才的意思你们还在…一起?」

  我心头暗笑,这老淫妇光顾着听希奇,看来已经不记得自己的阴户里还有我的精液呢。为了满足她的好奇心,我便接着告诉她,第一次之后,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喜欢上母亲了,经常苦苦哀求母亲跟我保持这种关系,母亲心疼我最终就答应了。

  然后没等张姨再开口,我就继续说其实这种关系也没什么不好,我们做的很严密,没有外人知道的,母亲的性需要得到了满足,变年轻多了。而且她比以前更体贴父亲了,一家人比以前和气呢。

  张姨似乎越听越觉得有道理,脸色逐渐正常了起来。最后只是看着我摇了摇头说:

  「瞧你们一家子。」

  我见她情绪稳定了下来,又使出了最后一招开始收尾工作。

  我先把她胳膊抱住,接着一个劲说对不起说到她心软了。然后说现在咱们已经这样了,只有您知我知,咱们都别说出去也没关系。要是您觉得我这样糟蹋了您,要打要骂随您,往后我决不会再这样了,可说心里话,我昨天见了您就觉得挺亲切,很喜欢您,要是您不嫌弃就把我当儿子吧,我一定把您当成亲妈一样孝敬。

  张姨听完,定定看了我好一会儿,幽幽一叹说道:

  「你这孩子…真够浑的…」接下来她做出了一个我意料之外的举动,张开双手把我紧紧搂在了怀里。